南无观世音菩萨-学佛禅苑 佛教 玉花寿之王博士国画,《热带鸭鸟》憨态可掬

玉花寿之王博士国画,《热带鸭鸟》憨态可掬

也许,是我的眼睛被千篇一律的现实麻木日久的原因,当我第一次看到玉花寿之王博士的作品《热带鸭鸟》时,一股清新袭人的气息,不禁让我怦然心跳。

细看,落墨似不经意,逸笔草草之间,一双鸟儿便落枝头,左边黑色鸭鸟匍匐在枝干,右边淡色的另一只,双爪谨慎地紧紧把定在枝头,此刻仿佛正在窃窃私语,一对芝麻粒大的眼睛正在相对而视,似乎在传达交流着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以及彼此的情感,稚气笨拙的憨态令人忍俊不禁。

作者墩厚的笔触迹化出倾斜的枝干,枝头上已钻出点点嫩绿,昭示着这是一个初春的季节。玉花寿之王博士的这幅画作,已看不出传统国画的陈旧影子,安然自处的清爽笔意所承载的笔墨意境,却新锐高古直触人心。

此画中的造型与现实物象相去甚远,为了追溯画之神韵,作者不惜施以浓墨,并用篆书笔法入画,画面提款却用画法作书,整幅作品渴笔嵯峨,满纸墨气淋漓,通体虚灵。

从玉花寿之王博士的这幅作品的局部来看,是采用了不同的笔墨手法,以极简的浓淡不同的墨块作为画面的基本元素,肌理微妙的墨块与线条交织在一起,形成相得益彰的对比关系,使整个画面墨气酣畅。

在作品中,鸟的艺术形象,恰好在似与不似之间,作者仿佛在借助这有限的花鸟题材,通过笔墨书写的变化,带来节奏和韵律,来抒发对宇宙人生的无限感慨

如果说,在绝大多数画家那里,笔墨只是“以形写神”的手段,那么玉花寿之王博士的笔墨,则在舍貌取神的审美框架中,把手法与目标统一起来,而追求一种同构与“心象”的“墨象”世界的展示。这在以往的花鸟画中,能把笔墨本身的“精”“气”“神”达到如此淋漓尽致的程度实属少见。

文/一凡


声明:一切正知正见,以佛陀亲说法音和佛经作为学习、行持的最高标准和根本指南,尊奉南无释迦牟尼佛的教戒!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